聊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49|回复: 72

宋朝幻事——五代宋初的奇闻异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2

帖子

44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44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一
  汉高祖七年,汉高祖刘邦亲率32万大军出征匈奴,但轻敌冒进,被困白登。
  “陈平,朕要丧命于此了么?”高祖刘邦满面愁容。
  “陛下命系于天,何出此言?”陈平答道。
  “朕为汉王时,与项王对峙数岁,未曾有此般境地。是时,朕虽被围,然外有韩信、彭越、英布,朕深知许以重金封地,他三人定会来救。现在内无粮草,外无良将,被困此地,唯有等死”
  “陛下可知项王垓下失利,为何会迷路被我军包围?”
  “朕不知”
  “陛下请看”,陈平从怀中不知拿出何物,往空中一抛,落地时大帐内已多出一名带甲士兵,“臣在幼年学艺时,曾得天书三卷,虽不及留候所习精妙,解今日之围,已绰绰有余。项王垓下败北,后臣料得项王定赶往乌江,臣用秘术幻化一田父,为项王引错道路,因此我大军才能及时赶到”
  “朕未想卿有次神通,为今之计,该当何为?”
  “臣算定七日之后,白登山将会大雾遍布,当时匈奴大军亦不辨西东,臣定当护卫陛下。七日之内,臣可保陛下安然无恙”。
  “朕若能脱此大难,卿为第一功臣”高祖刘邦言道。
  陈平从高祖大帐出去后,命白登将兵严加守卫,自己却带几个随从将山上大树砍伐几棵,又将树木抬回自己所居大帐。
  第二日,匈奴冒顿单于开始攻山,匈奴人多,悍不畏死。高祖刘邦只带轻骑,人数远少于匈奴,不过人数虽少,却都是当年垓下幸存的老兵,又身处险境,并于当今皇上并肩作战,虽然面露菜色,但士气却极其高涨。白登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匈奴兵久居草原,飞骑响箭,擅长野战,攻城却较为少见,一天下来,死伤无数。
  鏖战结束,高祖刘邦就开始巡视各营,询问伤亡情况,各营清点人数后,却道受伤人数较多,但重伤死亡却没有。高祖大为诧异,回帐后与陈平商量,“朕巡视各营,却未见伤亡,真是奇妙”,“陛下,我军死伤虽较匈奴人少,但也绝无可能未亡一人,只是臣将死亡士兵替换为臣的士兵”“朕不明白”。只见陈平手掌一拍,从帐外进来一个亲兵,身披铠甲,手执长枪,背负长弓,与常人无异,只是举手投足之间似有停顿。“陛下请看”,高祖刘邦围着士兵上下打量,“朕未发现有何异常”,“陛下请摸下这士兵”,刘邦伸手往士兵身上摸去,“这是一个木头人!”“请听臣细细道来”。原来,陈平早年也是习得黄老之术,只是不入道家正统,陈平刚所用的却是傀儡术,寻常傀儡师或用树木或用皮革,做成孩童大小,木偶四肢用丝线绑住,丝线另一头掌控在傀儡师中,常言而论,丝线越多,傀儡师手法就越高明。前几年有几个电影比如《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半妖倾城》等都或多或少地提到了傀儡术。不过总而言之,世间所习傀儡术却从来无人敢将木偶做成真人大小,更无人敢用之战场,陈平虽为一代大能,傀儡术自然出神入化,但是将木偶做成真人大小,并用来杀人,定会祸及子孙,陈平也料得后果,为报高祖知遇之恩,也不得已为之。
  高祖听得陈平一席话,不禁大喜“如此我军士兵源源不断,定能杀退匈奴”,陈平苦笑道“陛下,此等幻术,只能振奋士气,不能持久,每日一战,我军也有伤亡,最后怎能靠一帮木头人奋勇杀敌。现已寒冬,几日之内,会降大雪,待到天降大雪,臣另有一策”“全仰仗丞相”
  几日厮杀,天又严寒,汉军冻伤无数,匈奴兵久居北方,能抗严寒,但以往征战无往不利,与汉军几日攻伐无功,也士气低落,怨声载道。冒顿单于历来治兵有方,所属士兵如臂使指,但与汉军作战,也不禁头痛。冒顿单于宠爱阏氏,阏氏跟随匈奴大军,本想见识汉朝气象,却不想所见都是一片瓦砾,大失所望,早有归意。这日又来到大帐和冒顿单于吵闹,冒顿单于杀父献妻,本是行事果敢之人,却拿这妇人毫无办法。只能许诺明日若不能攻下白登,自会撤兵。
  转眼已到第六天,两军俱是军马劳困,汉军虽有陈平傀儡术相助,但防御还是多靠士兵,汉军人数不见少,陈平又在军中散布高祖有真龙护佑,多有神兵下凡,倒也能支撑。匈奴大军每日死伤,却见汉军军容严整,与刚战之时并无区别,又听闻汉主有神兵相助,已生归心,但多年征伐,无不信服冒顿单于,又听闻今日单于已下令死战,无不奋勇上前。白登上已被围的铁通一般,高祖亲带近卫督战,只见冒顿单于率领骑兵从四面进行围攻:匈奴骑兵西面的是清一色白马,东面是一色青马,北面是一色黑马,南面是一色红马,冒顿骑进骑出。汉军前面是清一色的傀儡兵,傀儡兵张弓射箭,虽然射术稍差,但胜在人多,真是漫天箭雨,匈奴兵冲杀到前,砍往傀儡兵,却不流血,傀儡兵哪怕脑袋没了,仍能张弓射箭,匈奴兵大为惊惧,前面又有汉军(傀儡兵)手执长枪,枪枪只朝着战马过去,待匈奴兵滚下马后,又有手执大刀的汉军(傀儡兵)剁向落马士兵。一时间人仰马翻,随着战事延后,又突降大雪。              
  这时只见高祖刘邦和陈平站在山顶,向山下大喊“冒顿单于,你我厮杀多日,不见分晓,何不熄了刀兵”“刘邦小儿,你已是瓮中之鳖,休要多言”“单于,我本心怀慈悲,奈何单于不知厉害,今日让单于看我天朝厉害”陈平喊道。
  只见陈平口中念念有语,旁边闪出一小童敲鼓向前,从阵前忽然闪出一只白虎,白虎咆哮下山,初时于寻常老虎大小,奔到两军交战之处,已经有七八丈大小,匈奴战马看到老虎,嘶鸣不已,汉军趁此枪刺刀砍,见此情景,匈奴兵即便再骁勇也只得后退。白虎奔到阵前,却化为大鱼,趁着大雪直奔云霄,两军士兵此时也忘了厮杀,仰头朝天看,不一会只见大鱼从云霄直下,离两军有三丈余,又化为金龙,金龙长约十几丈,直本向冒顿单于,单于周边护卫早已将单于团团围住,金龙却并不攻击单于,只在单于马前虚晃一下,直往山上飞去,隐于高祖身畔,汉军齐呼“万岁”震天响地。冒顿单于看到此景,深知此战已败,久攻不下,所辖兵将又见此奇异怪事,哪还有一战之力。只能下令回撤。
  当夜,陈平下山,密会匈奴阏氏,许以重金,又使用“画中仙女”之术炫惑匈奴阏氏。阏氏已听闻白日战事,又被陈平蛊惑,媚言冒顿单于。单于下令,大军撤开一角,汉军趁着大雾,满弓上箭,徐徐撤出。待到平城,清点士兵,所带已不足十之二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4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帖子

20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二
  “列位看官,小的是四川巴蜀人士,初来贵宝地,虽无惊人本事,全靠列位看官恩赏,列位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只见一干瘦老汉拿着一面锣敲遍三通,不一会聚拢不少人。只听大伙嚷嚷
  “老汉,闲话少说,有什么本事抓紧让大伙开开眼,汴梁城啥没见过,要是不好,大伙可不给你银两”。
  “看官稍微”只见老汉从身旁木箱中拿出一只筷子,两个碗,三个鹅蛋大小的木球,“列位,请看三仙归洞”。只见老汉依次把三个木球放在地上,手里攥着筷子.
  “列位,请看这三个木球,来娃娃你看看”,老汉把木球递给围观的一小孩,“娃娃,你看这球是不是真的,有没有毛病”
  “没毛病”,“列位,请看这碗是家常用碗”。大伙齐喊“时辰也不早了,老汉快点开始”。
  这干瘦老头把碗盖着一木球,又用碗盖着另外一球,手里攥着一球,老汉用筷子猛敲右手边的碗。
  “列位右边的碗中,有几个球?”
  “一个”。
  干瘦老汉慢慢把碗掀开,碗中却是两个木球,老汉把手张开,手中也空空如也,这老汉筷子又一敲,右手边碗掀开,却是三个木球了。
  “这老头有点门道啊”大伙都在窃窃私语。干瘦老头把三球仍然依次排开,一碗扣一个木球,手里拿一个,“列位请看”,干瘦老头手掌慢慢地按向碗底,“大伙请看”,手中已经没有木球,掀开碗却是两个木球了。
  “好!”大伙齐声喝彩。
  “我来试试”,底下有一大汉叫到“老头,你让我拿着这木球,还能不能灵验”
  “小郎,你手拿着,就怕你也攥不住”。那大汉不由分说,已抢到一个木球,自顾自分别用两碗盖着两木球。
  “老头,你敲筷子吧”。
  “那我可要敲了”。
  “敲吧,休得啰嗦”。
  老汉筷子一点碗底,随即离开“小郎,张手”,大汉把手张开,手中却已没了木球,大汉把碗掀开,却仍是两木球。
  “那个木球去哪了?”大汉说道。
  “小郎,另一球在你的肚子里”。
  “这老汉妖言惑众,莫不是白莲社教众”大伙脸上已经面露惧色。
  干瘦老头说道“列位莫怕,老汉行走江湖数十载,只为糊口饭吃,也不是什么妖人,只是我这三仙归洞若有外人参和,就会有祸事发生。小郎,你把衣服掀开”,大汉依言,却见肚皮上果然有一鹅蛋大的凸起,刚和木球大小类似。
  “老爷,这小哥与你无冤无仇,还请老爷取出来”大伙说道。
  “好,大伙请看”
  那干瘦老头把手放在大汉肚子上,猛的一抓,那大汉已把衣服放下,只见干瘦老头把手张开,木球已然在手中。
  “好!老汉好本领”。大汉随即从身上摸出二两散碎银两“老爷好本事,小子有眼不识泰山”。汴梁城煊赫多年,城内豪爽淳朴,纷纷拿出银钱。不大一会,干瘦老头拿到有七八两银子,径直向东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帖子

24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开封城北百余里有一凌家堡,这凌家堡东西有两里长,村庄周围有一人多高的土墙围着,村东头有七八余米宽的河,据说这河与黄河想通,也不知真假。河两岸都是郁郁葱葱的垂柳树,每棵都如水桶般粗。村北却是一大片槐树林,春天槐花开时满村都能闻到槐花的香味。这一大片槐树林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人所载,村里人有做桌椅板凳、锄头杆铁锹杆的,也都到林子里去砍,村民人风淳朴,用多少砍多少,砍过之后再在原地种一棵,是以这么多年下来,这槐树林反而越来越大。村庄西北和西南却是两大片坟地,村民只有在逝者祭日才会去那,闲时倒去的少。
  在凌家堡有一户人家,村人都喊他凌老二,这凌老二兄弟五个,其余几个兄弟家中都是丫头,只有凌老二家有个小子,因此这几家都对这孩子稀罕的不得了。堪堪这孩子长到五岁,这凌家兄弟几个商量该给孩子起个大名了,凌家兄弟几个只会写自己名字,没啥大文化,凌家兄弟让这老二去开封城找个先生给起个名字。凌老二起早到了开封城,找了先生,先生问了八字,最后起了凌天策这名字。
  凌天策从小体弱多病,三岁之前经常半夜哭闹,有一次小脸憋得通红,两眼闭着,只是酣睡。村上的赤脚大夫束手无策,恰逢当天有个到凌家堡卖艺杂耍的老头,那大夫说一般行走江湖的都见多识广,何不请他来瞧瞧。凌老二急忙出门,喊了那卖艺老头,引着老头到家。那老头围着孩子转了几圈,在院子里找了几块木柴,在大门口点着,喊了几声,等在回屋时,孩子脸已经不大红了。
  “爹,那老头是不是就是鱼爷爷啊?”
  “嗯,就是你鱼爷爷”
  “那后来,鱼爷爷怎么就住到我们村上了?”
  “听爹慢慢给你说”。当晚,凌家兄弟几个杀鸡宰鹅,凌天策爷爷凌老汉一高兴,又把自己养的小羊杀了一只,众人在屋里坐了,那老头行走江湖数十载,见众人如此,也不好推脱,互相较量些乡村奇闻异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凌老汉问道“老哥,我这孙子是怎么回事?”
  “这个一言难尽,孩子这是丢魂”
  “丢魂?!”凌家兄弟本是乡村农汉,听到丢魂一说,不禁大为惊惧。
  “众位也不要害怕,人有三魂七魄,少一魂,人就会呆滞,少两魂,人就会昏迷不醒,如果三魂皆丢,就是我们说的魂飞魄散。不过,这个人啊,小的时候,魂魄不稳,容易吓着,吓着以后,这魂魄就会离体,离体的魂魄也不会离本身太远,但是时间一长,魂魄就很难回来了”。
  众人听到如此凶险,都大为后怕,也都感到庆幸。“今日幸好遇到老哥,帮我凌家解次大难,我凌家全靠这孩子传宗接代,老哥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不知老哥后面有啥打算?”
  “不瞒老哥,我这跑江湖的,这么多年,也想找个养老的地了”。
  “老哥要是不嫌弃,我凌家堡祠堂旁边有一屋子,这么多年虽没人住,倒也年年打扫,收拾的干净利落,明天我在族里知会一声,老哥就可搬过去”
  “那就有劳老哥。”
  众人话罢,又吃会酒,当夜无话,各自安睡。
  第二天,凌老汉召集全族人,将事情一说,族中人也大为赞同。当天卖艺老头就搬到祠堂旁的屋子,凌家兄弟几个帮忙置办了一些常用物品,这老头算是在凌家堡安置下来。
  凌天策五岁起了名字,身在乡下,自不比开封城里,时人也少喊他大名,仍是想起来什么就叫什么,只有那卖艺老头喊他大名。卖艺老头在凌家堡已是第四个年头,平常就靠在村东的河里打渔为生,每天卖个几条大鱼,凌家兄弟几个也时常帮衬,卖艺老头不打鱼的时候就去开封府周边里卖艺为生,日子倒也过得下去。村里人也不知道这卖艺老头姓氏,老头也不讲,村里人就称呼他鱼老汉。
  凌天策打会跑,就经常缠着鱼老汉,鱼老汉也乐意和这娃娃打闹,每去开封府就会给凌天策带点开封府的稀罕东西,有时是一串糖葫芦,有时是一块枣酥,有时呢是一只小兔子。常常惹得其他娃娃跟在凌天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的喊着,只为见见外面的稀罕玩意。
  转眼已到夏日,凌天策和一众娃娃整日想到河里洗澡,只是凌家兄弟几个看的紧,只要看到一次就狠打一次,揍得凌天策再也不敢下水。凌天策不敢下水,天气又闷热,也不和其他娃娃胡闹,没事就随着爹娘去河边乘凉。
  这日,鱼老汉从开封府回来,找到凌天策“天策,你看爷爷给你带了什么?”。
  凌天策一看,鱼老汉手里提出一个用草扎的小笼子,笼子里面有个绿色的和蚂蚱似的,“一只大蚂蚱,有什么好玩的,在槐树林我能抓到好多”凌天策有点失望。
  “这可不是蚂蚱,这是蝈蝈,叫的可好听了,这个蝈蝈你只要喂他点菜叶就能活”。
  凌天策一听“谢谢鱼爷爷”,话还没说话,人已经出了门,“这小子,准是找他那帮小兄弟显摆去了”凌老二说道。凌老二把鱼老汉让进堂屋,杀了家里刚摘的西瓜。
  凌天策拿着蝈蝈出去,一帮小娃娃跟在屁股后面,就想看看这蝈蝈,凌天策领着笼子,好似得胜回朝的大将军,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凌天策让众娃娃一一看了,娃娃们从自家拿出一些菜叶,逗着蝈蝈玩。天渐变黑,凌天策拿着蝈蝈回家,众娃娃也各回各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8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更新完毕。第一次发帖,各位亲们如有好的建议,欢迎私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帖子

19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

帖子

24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继续
  -----------------------------
  谢谢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帖子

28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天气越来越热,鱼老汉隔三岔五就去河里打几尾大鱼,天不亮就赶到开封府。一日,鱼老汉对凌天策说“天策,想不想看爷爷抓鱼啊?”
  “爹说,鱼爷爷抓鱼不能让别人看,看了就抓不到鱼了”。
  “那是给外人说的,今天鱼爷爷带你抓鱼去,不过鱼爷爷抓鱼,都是晚上,敢不敢去?”
  “有鱼爷爷在,我就敢”
  “好孩子,我和你爹说去”。鱼老汉和凌老二说了晚上要带凌天策抓鱼,凌老二自是满口答应。过了晌午,鱼老汉拿了鱼篓并其他晚上抓鱼用的东西,吃罢晚饭,喊了凌天策,径直往村东的大河。
  凌老汉打鱼与常人不同,所带东西也没有渔网,也不见鱼竿,只带了鱼篓,鱼篓里只有一个球状物品,里面有东西闪闪放光。鱼老汉走到自己经常抓鱼的地方,慢慢把鱼篓放到水里,也不见放其他饵料。
  “鱼爷爷,这样就好了啊?”凌天策问道。
  “天策别急,慢慢等,待会看到鱼来了,记得不要大声说话,我先给你讲讲鱼爷爷在开封府的事,想不想听?”
  “想!”凌天策自打会说话,就听爹娘不时说起鱼老汉的奇闻异事,村里人只要闲下来就往鱼老汉那跑,鱼老汉在江湖的卖艺趣事也好比天上的星星,永远讲不完,这几年下来,鱼老汉住的祠堂俨然成为村里最受欢迎的地方。
  “今天鱼爷爷给你讲讲我们老祖宗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中原大地有一位伟大的皇帝,他叫炎帝,炎帝手下有个大臣,叫蚩尤,蚩尤为了取代炎帝,一心反叛,于是联合苗氏,把炎帝赶到了一个叫涿鹿的地方。炎帝打不过蚩尤,只能求救当时中原上的另一位皇帝:黄帝。炎帝和黄帝在涿鹿会合,与蚩尤大战。不过蚩尤这个人有很大的本领,会步云驱雾,蚩尤将战场布满浓雾,就好似去年冬天我们村的大雾,伸手不见五指。炎黄二帝节节败退,只能从大雾中撤退。炎帝和黄帝二人打不过蚩尤,只能求救于九天玄女,九天玄女没人知道她住在哪里,多大年纪,只知道她很厉害。九天玄女找了一个叫风后的人,风后大展神通,破了大雾,后来把蚩尤打败了。
  “蚩尤好厉害啊,那么多人才把他打败”
  “是啊,不过蚩尤也没有彻底失败,后来又打了好多次才把蚩尤杀死。天策,你知不知道蚩尤怎么弄的大雾?” 
  “鱼爷爷,这个我哪会知道啊?”
  “其实是幻术,蚩尤的幻术几能瞒天过海,兴云吐雾、三头六臂、吞刀吐火这些对蚩尤来讲都是小把戏。蚩尤失败前,曾将他的幻术刻在一块兽皮上,名字叫。。。。天策,快看大鱼”
  凌天策正听的眼睛也不眨,但是一听到大鱼,大为兴奋。只见鱼篓中有几条大鱼钻来钻去,却不离开鱼篓。鱼老汉把鱼篓轻轻提上来,“明天这鱼不卖了,给你爷爷一尾,剩下的都给你家,喊着你几个叔叔大爷一块来吃”。
  “鱼爷爷,这几条大鱼怎么会自己钻到鱼篓里啊,怎么它们也不跑啊?”
  “爷爷和你讲啊,这个圆球啊,它是猪脬,就是猪身上盛尿的地方。这猪脬里面闪闪发光的就是爷爷捉的萤火虫。将这萤火虫放到猪脬里,这大鱼看到有光亮,就会往里钻,爷爷就毫不费力地抓到这几尾大鱼了”。
  “这么简单啊”
  “哈哈,天策,你啊,听着简单,这世上掌握这法子的人,一双手能数的过来”。
  凌天策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其实这“鱼入笼中”之法,也是从上古传下来的,大凡水中鱼鳖之类,都有望月习性,看到水中有光亮,就争先往前,这也是幻术一种,流传不广。当夜凌天策随着鱼老汉回到家,家中凌老二夫妻俩还没睡,鱼老汉唤凌老二将鱼收了,凌老二道谢不迭。
  翌日,凌老二喊了兄弟几个,又让天策娘在自家村上打了一桶酒,凌家兄弟有从家带些肥鸡肥鹅,做了好大一桌子饭菜。凌家兄弟几个并鱼老汉按座次依次坐了。边吃边聊,说到兴起时,鱼老汉道“凌家老哥,天策越长越大,这天气呢也甚是炎热,小娃娃没啥去处,该给天策认认字了”。
  “老哥说的是,只是我这凌家堡也没甚学问高深之人,只在堡子往北约三十里处有一教书先生”凌老汉说道。
  “哈哈,老哥,兄弟行走江湖多年也粗通文墨,我倒可以试试”
  “老哥有如此心思,凌家老少无以为报”凌家老小齐声道。
  自是从此以后凌天策每日吃罢早饭就去凌家祠堂跟随鱼老汉修习学问。鱼老汉初时只捡些入门《千字文》、《三字经》,间或杂以自己的见闻轶事,凌天策倒也学的兴趣盎然。一日,鱼老汉问道“天策,爷爷寻常时候在村里演的戏法,想不想学啊?”
  “ 想学啊,只是怕学不会”凌天策答道。
  “有鱼爷爷在,有什么学不会的”鱼老汉说道,“我先给你说说戏法的起源”。原来幻术一道,在上古炎黄大战蚩尤之时,已经存在。蚩尤据说能够生食铁石,四目八手,口吐烈火,又有兄弟八十一人,各个身怀奇异本领。不过炎帝和黄帝身边也有奇人异士,破了蚩尤的幻术,最后蚩尤身死,蚩尤部族被炎黄二帝收服,与蚩尤联合的苗氏则只能偏居一隅。炎黄二帝以及蚩尤的战事异常惨烈,所用幻术也层出不穷,双方所用幻术据说都记载在龟甲上,称为《遁幻天书》。在商周之时,《遁幻天书》散落民间,不知所踪,但是每一代大能身上都能看到《遁幻天书》的痕迹。《遁幻天书》在商周之时的两代奇人,当推姜尚和西王母,姜尚的幻术比之当年炎黄、蚩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战事之惨前所未有,后来姜尚见此,便将《遁幻天书》一分为三,前两卷姜尚不知隐藏于何处,最后一卷后人称为《遁甲要术》,《遁甲要术》习之良久,也能呼风唤雨、招云去雾,只是离幻术大道却离之远矣。后来周穆王西游,寻得西王母,西王母是有周一朝最后一位幻术大师,不过西王母所学却与炎黄一道略有不同。西王母所居昆仑山深宫,深宫周围奇珍异兽,云雾缭绕,如在天府。周穆王访得西王母,西王母与周穆王云游太虚,所见所闻皆为尘世所没有,不过此等幻术,后世倒也有人学得。
  “天策,幻术到了我朝,已大不如以前,前朝所有,待到现在,早已失传十之八九。不过随着我中原人士与西域来往,西域一些幻术也纳入我中原幻术”。凌天策呆呆听着,也不知想些什么,鱼老汉只道天策年幼,这些轶事天策听不甚懂。
  “天策,爷爷我所学的却是姜尚一脉,传自炎黄二帝。幻术一脉,现在已大不如以前,所习幻术之人因练法不同,又分为六门:一为彩法门,使用寻常碗筷,内置机关;二为手法门,依靠双手技巧,变幻莫测;三为丝法门,采纳绳索丝练,拉拽牵扯;四为搬运门,将别处事物搬运我处;五为药法门,身备丹药,驱使幻术;六为符法门,画符念咒,变化无端”,鱼老汉说道“幻术至今又分为南北两宗,南宗以临安柳氏为首,机巧焕丽;北宗则是开封赵氏,大开大合。又有四类不在幻术六门中,一为御人,蛊惑人心,驭使尸体;二为驱物,纸人傀儡,飞禽走兽,皆听我语;三为入神,通晓阴阳,与神鬼相交;四为易形,移山换影,呼风唤雨。不过,世间幻术千变万化,方外高人不在六门四类中。”
  凌天策在祠堂已有整整一晌,鱼老汉看时,只见凌天策呆头焉脑,好似睡着了一样,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天策回去吧,明天要在天还没亮时就过来”“我回去啦,鱼爷爷”。
  凌天策到家后,凌老二免不了询问一番,听到天策所说之后,默然无语。饭罢,凌老二嘱咐天策娘好生看家,自己要去兄弟间商量事情。凌天策做了一天功课,早就困乏,吃完饭就早早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5

积分

小黑屋

积分
-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

帖子

12

积分

来瞅瞅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土豪赏1个赞(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城新闻网 ( 鲁ICP备09083931号

GMT+8, 2018-9-21 12:04 , Processed in 0.33651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